企業 裁員 解決爭議 調解

企業裁員調解扮演甚麼角色

經濟有起有跌,企業亦有興衰的時候。對企業而言,當業績面對挑戰時,當中最難處理是需要以裁員來解決,皆因裁員涉及多種考慮。裁員並非簡單地按照勞工法例,對被裁減的員工提供充足賠償便完事,從經濟學來說,裁員是有成本,除了作出需要的補償,企業因裁員後的調節安排,及對留任員工的心理影響都可能直接或間接影響企業的效率,故此,裁員一般是企業在「別無選擇」後採取的手段。 儘管如此,不論被裁減或留任的員工,是否理解及同情企業的決定是非常重要,事關留任的員工可能因擔心將會未來被裁減而努力尋找工作,其工作表現、效率及心理質素可想而知;至於被裁減的員工若未能夠得到妥善的處理,很可能透過不同的渠道,例如社交女媒體,大罵前企業的不是,最後影響企業的形象,被視為欠缺良心的僱主。

調解 調解培訓師

專業的調解培訓師 (上)

調解課程近年的發展如雨後春筍,不同的機構也開辦類似的課程,對學員而言,除了小心選擇權威的辦學團體,課程的質素及培訓師的資歷亦是重要的選擇元素。一般而言,大家對培訓師的素質要求主要來自三個最基本的條件,包括品行端正、心態積極及閱歷豐富。 除此以外,調解課程培訓師亦扮演三個重要角色,在正式培訓前的準備過程中,培訓師主要扮演的是編劇的角色。這個時候,培訓師要根據課程培訓目標和受訓對象的具體特點,編寫所需要的教案及分發的資料等書面材料,他們需要做的工作包括:如何寫出精鍊概括的培訓大綱,並且把大綱的內容恰如其分地展現在演示文稿中;如何編排授課內容,使之錯落有致而又緊扣主題;如何選擇能夠吸引學員注意力的遊戲、案例、討論主題等等。

政府 政策 解決爭議 調解

調解發展新里程

調解在本地的發展已經超過十年,論成績總算是不過不失,事關主要是依賴業界的努力,而政府的支援只是較為表面,口號大於實際,這個情況到近日終於出現突破,皆因政府公布有關「使用法律樞紐空間的申請結果 」,就法律相關組織申請使用中環前中區政府合署西座及前法國外方傳道會大樓(傳道會大樓)之空間,以提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 律政司發言人表示,為配合提升香港作為亞太區內主要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地位的政策目標,政府將在前中區政府合署西座的部分地方及在傳道會大樓,提供空間給法律相關組織使用。連同律政司位於前中區政府合署中座、東座和部分西座的辦公室,該處將成為位於香港市中心的一個法律樞紐。 該些法律相關組織亦已確認接受律政司在法律樞紐為其提供空間,它們涵蓋本地、地區性及國際性的不同組織,專注不同的法律或爭議解決服務或職能,十分多元化,反映香港作為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主要中心的地位,預計該些組織可以最早於2019年初搬進這個法律樞紐。

互聯網 爭議 調解

再談在線解決糾紛的優勢

在線糾紛解決機制與傳統糾紛解決機制相比,其最大的優勢是便捷高效、成本低廉。 當事人之間、當事人和調解員之間都可以自行選擇適當的時間、地點使用網絡通訊工具進行交流,申請、舉證、質證、調解、開庭以及送達文書等程序均在線完成,減少了訴累,節約了成本,效率大大高於傳統糾紛解決方式。 在線糾紛解決機制在給當事人帶來程序上的快速、便捷、高效率的同時,他們更加期待實體上的糾紛解決和實現正義,例如在線糾紛證據的舉證和認證、線上線下的交融配合、調解協議的履行和執行、跨境調解協議的認可等,這些問題都對在線糾紛解決機制的發展形成極大的挑戰;故此,未來在線糾紛解決機制的發展,在解決糾紛方式上,不僅包括線上解決,也包括線上線下的交融;從事實認定方面,要求在線糾紛解決機構、電商平台、認證機構、鑑定機構之間加強深度合作,整合資源,借助於電子簽名、電子認證等新興業務,強化證據的可信性,降低當事人舉證難度;從與司法對接方面,加快對在線仲裁協議、在線調解協議的確認和執行,以及國外在線仲裁協議、調解協議的承認等問題進行研究,以適應互聯網全球化發展的需求。

爭議 解決爭議 調解 醫療

調解化解醫療糾紛

現代醫療服務由於客戶期望日高、程序複雜、失誤難料,加上最重要的溝通不足問題,投訴及索償在所難免。運用調解技巧如積極聆聽、易地而處、認知確認、說話用語、歸納總結、安撫情緒、重塑技巧,以及找出共識和共同利益等,可消弭客戶與醫護人員之間不少矛盾,重建彼此間的信任和融洽關係。 遇有嚴重失誤事故,訴諸對抗式訴訟會延誤和解工作,並帶來非贏即輸的局面。在訴諸訴訟前應用調解程序,可成為解決糾紛的另一途徑,並更能修補雙方破裂關係。為達到此目的,應設立妥善的調解制度,處理嚴重醫療糾紛,並向醫療專業和醫療彌償界推廣使用調解機制。與此同時,也應加強公眾對這些制度及其成效的認識。相反,若處理失當,往往演變成惡性事件,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