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 裁員 解決爭議 調解

企業裁員調解扮演甚麼角色

經濟有起有跌,企業亦有興衰的時候。對企業而言,當業績面對挑戰時,當中最難處理是需要以裁員來解決,皆因裁員涉及多種考慮。裁員並非簡單地按照勞工法例,對被裁減的員工提供充足賠償便完事,從經濟學來說,裁員是有成本,除了作出需要的補償,企業因裁員後的調節安排,及對留任員工的心理影響都可能直接或間接影響企業的效率,故此,裁員一般是企業在「別無選擇」後採取的手段。 儘管如此,不論被裁減或留任的員工,是否理解及同情企業的決定是非常重要,事關留任的員工可能因擔心將會未來被裁減而努力尋找工作,其工作表現、效率及心理質素可想而知;至於被裁減的員工若未能夠得到妥善的處理,很可能透過不同的渠道,例如社交女媒體,大罵前企業的不是,最後影響企業的形象,被視為欠缺良心的僱主。

政府 政策 解決爭議 調解

調解發展新里程

調解在本地的發展已經超過十年,論成績總算是不過不失,事關主要是依賴業界的努力,而政府的支援只是較為表面,口號大於實際,這個情況到近日終於出現突破,皆因政府公布有關「使用法律樞紐空間的申請結果 」,就法律相關組織申請使用中環前中區政府合署西座及前法國外方傳道會大樓(傳道會大樓)之空間,以提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 律政司發言人表示,為配合提升香港作為亞太區內主要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地位的政策目標,政府將在前中區政府合署西座的部分地方及在傳道會大樓,提供空間給法律相關組織使用。連同律政司位於前中區政府合署中座、東座和部分西座的辦公室,該處將成為位於香港市中心的一個法律樞紐。 該些法律相關組織亦已確認接受律政司在法律樞紐為其提供空間,它們涵蓋本地、地區性及國際性的不同組織,專注不同的法律或爭議解決服務或職能,十分多元化,反映香港作為亞太區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主要中心的地位,預計該些組織可以最早於2019年初搬進這個法律樞紐。

家事糾紛 虛擬實境 解決爭議

家事糾紛如何了(上)

常言道 : 「清官難審家庭事」。隨着社會日益發展,家事糾紛的「難」,在於不僅涉及到現實糾葛,還夾 着歷史恩怨;不僅要將案內的來龍去脈,還要明辨案外的末枝細節;不僅包含財產紛爭,還牽涉人身、人格利益;不僅要解開法結,還要打通心結。 近年社會有不少聲音推動「家事調解」, 亦有人認為以仲裁解決最適合不過。根據香港司法機構的網頁,內容提及調解差不多適用於所有種類的爭議,但不適用於涉及虐待兒童、家庭暴力等的家事糾紛,以免某方當事人是基於不當之影響下而決定和解。如家事糾紛中的一方或多方當事人,因情緒或心理上受到嚴重困擾,以致無法代表自己或專注於子女的需要,這等情況均不適合調解;然而,亦有社福界團體認為實際經驗告訴他們,如果離婚/分居人士對簿公堂,將管養權、贍養費、財產分配等訴諸法律,就很容易會產生更大的敵對及互相仇恨的關係,就令合作教養子女難上加難,所以他們很鼓勵離婚/分居人士使用家事調解服務,以和諧的方法處理以上事宜。

爭議 解決爭議 調解 醫療

調解化解醫療糾紛

現代醫療服務由於客戶期望日高、程序複雜、失誤難料,加上最重要的溝通不足問題,投訴及索償在所難免。運用調解技巧如積極聆聽、易地而處、認知確認、說話用語、歸納總結、安撫情緒、重塑技巧,以及找出共識和共同利益等,可消弭客戶與醫護人員之間不少矛盾,重建彼此間的信任和融洽關係。 遇有嚴重失誤事故,訴諸對抗式訴訟會延誤和解工作,並帶來非贏即輸的局面。在訴諸訴訟前應用調解程序,可成為解決糾紛的另一途徑,並更能修補雙方破裂關係。為達到此目的,應設立妥善的調解制度,處理嚴重醫療糾紛,並向醫療專業和醫療彌償界推廣使用調解機制。與此同時,也應加強公眾對這些制度及其成效的認識。相反,若處理失當,往往演變成惡性事件,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