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偉峯博士一直致力於資訊科技行業近30年,現正擔任有關於電子付款和流動付款相關的服務,亦擔任商台互動 (商業電台附屬機構) 顧問及邀請成為智經研究中心會員「智經之友」。

梁博士擁有近30年豐富的資訊科技及行政經驗,他亦是大學講師、專欄作家、認可調解員、仲裁員、DISC認可性格分析顧問。Joseph亦參與不同的公職,包括香港零售科技商會副會長、英國特許仲裁員(CIArb)東亞分會協會委員、英國電腦學會、英國特許行銷學會、香港電腦學會、香港董事學會資深會員、新加坡電腦學會高級會員、英國特許仲裁員協會準會員及香港仲裁司學會準會員。此外,他亦被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委任為學科專家,及僱員再培訓局的ICT行業課程技術顧問。

梁博士一直非常積極地參與資訊科技界及教育界的工作,在資訊科技方面,他曾在1999年至2001年擔任香港電腦學會理事負責社會及教育事務,並在2002年至2008年期間擔任香港互聯網註冊管理有限公司有限公司董事,現時亦是電訊管理局電訊服務用戶及消費者諮詢委員會成員及技術標準諮詢委員會成員,亦是香港無線科技商會執委會成員、香港零售科技商會副會長。

在教育方面,他曾在不同的本地大學及大專院校任客座講師,目前他是香港理工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助理課程總監(對外事務)和講師。從2000年至2006年擔任香港城市大學製造工程與工程管理學院諮詢委員會成員,並由2002年起被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委任為學科專家。目前也是教育統籌局行業培訓諮詢委員會(資訊和通訊技術)成員、僱員再培訓局行業諮詢網絡 (資訊和通訊科技)成員。

在其他社會服務方面,梁博士曾經擔任是公證人紀律審裁團成員及香港旅遊發展局會議大使,亦曾在2002年至2008年期間擔任社會福利署社會福利界資訊科技聯合委員會成員、在2000年至2004年期間擔任香港會計師公會資訊科技戰略指導委員會,、亦是澳洲麥格里大學香港校友會創會會長、澳洲臥龍崗大學香港校友會創會會長、英國萊斯特大學香港校友會創會會長。他亦經常支持母校九龍華仁書院的活動,曾在1994年至1996年擔任九龍華仁書院舊生會會長,在1996年至1998年擔任華仁舊生國際網絡的主席及在1998年至2002年擔任九龍華仁書院校董會成員。

在學歷方面,他在1993年獲得英國萊斯特大學的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在1998年獲得澳洲麥格里大學資訊科技管理碩士學位,也在2001年獲得澳洲臥龍崗大學資訊科技教育碩士學位,現正在澳洲紐卡斯爾大學進修工商管理博士課程。

至於在專業方面,他現在是多個專業學會會員包括澳洲電腦學會、新西蘭電腦學會、新加坡電腦學會、加拿大信息管理學會及英國市務學會、英國電腦學會、香港電腦學會、香港董事學會資深會員。他亦擁有美國DISC Profile Certification 而成為 「行為分析師」 Certified Behavourial Consultant,亦是香港和解中心認可調解員及國家調解員。

梁先生亦經常為不同的雜誌編寫專欄,如香港貿發局網誌、信報、星島電腦廣場 (PCM), 星島求職廣場、星島進修生活、經濟日報、e-Zone等。

社交網絡 造王者

社交媒體 – 選舉的造王者

科技進步對既有法律框架和道德規範構成挑戰,也體現在剛剛過去不同的選舉中,每日社交媒體上快速傳播的新聞,不論孰真孰假,對每個選舉都有關鍵作用。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調查,20%的社交媒體用戶曾基於社交媒體的內容,更改過自己對社會、經濟、政治、種族問題等看法。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教授羅伯茨(Sarah Robers)稱,社交媒體顯然成為大選中最方便的工具,因為他們好用、就在你的兜里,這使他們成為異常強大的工具。

互聯網 爭議 調解

再談在線解決糾紛的優勢

在線糾紛解決機制與傳統糾紛解決機制相比,其最大的優勢是便捷高效、成本低廉。 當事人之間、當事人和調解員之間都可以自行選擇適當的時間、地點使用網絡通訊工具進行交流,申請、舉證、質證、調解、開庭以及送達文書等程序均在線完成,減少了訴累,節約了成本,效率大大高於傳統糾紛解決方式。 在線糾紛解決機制在給當事人帶來程序上的快速、便捷、高效率的同時,他們更加期待實體上的糾紛解決和實現正義,例如在線糾紛證據的舉證和認證、線上線下的交融配合、調解協議的履行和執行、跨境調解協議的認可等,這些問題都對在線糾紛解決機制的發展形成極大的挑戰;故此,未來在線糾紛解決機制的發展,在解決糾紛方式上,不僅包括線上解決,也包括線上線下的交融;從事實認定方面,要求在線糾紛解決機構、電商平台、認證機構、鑑定機構之間加強深度合作,整合資源,借助於電子簽名、電子認證等新興業務,強化證據的可信性,降低當事人舉證難度;從與司法對接方面,加快對在線仲裁協議、在線調解協議的確認和執行,以及國外在線仲裁協議、調解協議的承認等問題進行研究,以適應互聯網全球化發展的需求。

政府 政策

港深創科園未合作先爭議?

早前特區政府公佈將與深圳共同發展落馬洲河套區,興建「港深創新及科技園」,這個地區的發展可謂漫長,接近10年的磋商才出現𥌓光,業界對這個項目的發展普遍支持,事關能夠給予更多初創企業更大的發展空間,此外,由於河套區與深圳只有一河之隔屬於「一國」之內,但同時又在「港制」之中,故此可同時享有「一國」及「兩制」的優勢,讓港深創科發展達到共贏局面。 這種共同開發的概念令筆者想起馬來西亞新山的發展,這個依斯干達特區於2006年7月30日成立,是馬來西亞政府在柔佛州推行的一項大型經濟發展計劃,因該特區與新加坡毗鄰,被形容為如深圳之於香港的經濟特區,該區由馬來西亞與新加坡兩國合作發展,希望以此振興區域經濟。事實證明,經濟特區在體制改革中發揮了試驗田的作用,在對外開放中發揮了重要的窗口作用,在現代化建設中發揮了示範區作用。來自新加坡的經貿、資本及就業機遇,多年來一直造福和造富於新山,長遠有助於和新加坡進行更好的對接。 近年特區政府提倡要大力發展創新及科技,要發展便要找地方,以香港地少人多的情況,不利於初創及科硏的企業,而這次河套地區共同發展「港深創新及科技園」,面積比科學園大 4 倍,將成為香港歷來最大的創科平台。

政府 政策 資訊科技 香港競爭力

「科技券計劃」能否提升中小企競爭力?

受全球化影響,一個地區要提升競爭力,單靠政府口號及企業之間的單打獨鬥實在難成大器,必定經過周詳的政府策劃及行之有效的政策,加上企業的積極參與,達到「群聚效」Critical Mass,意思是描述在一個社會系統裡,某件事情的存在已達至一個足夠的動量,使它能夠自我維持,並為往後的成長提供動力。 自今屆政府換屆後,除創科局外,確實構思了不少與科技相關的政策,務求提升整個社會的科技水平,為打造香港成為「智慧城市」鋪路,而去年底推出的「科技券先導計劃」正是其中一個重要的項目。去年特區政府先後在《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中,為新設立的創新及科技局投放資源,推動工業升級及科技創新。當中《財政預算案》向「創新及科技基金」注資50億港元,增撥資源資助中小企使用科技,建議包括在「創新及科技基金」下推出5億港元「科技券先導計劃」,又提高「投資研發現金回贈計劃」的回贈金額等,有利中小企加強研發工作。

中小企 企業 初創企業 創新科技 創業者 香港競爭力

港深合建科技園的潛力

曾經被譽為亞洲四小龍的香港,過去十數年的發展不單方向盡失,因而錯失了不少機遇,更因為長期政治爭拗而令整個社會停滯不前,就以科技為例,創科局雖然最終出台,但錯失了的機會及其影響難以量化,再加上近年全球正受到顛覆化效應,若然不再痛定思痛,從後趕上以科技提升經濟效益,我們很快淪為二流城市。 為了應付未来發展及提升競爭力,大量開拓土地去發展科技是大勢所趨,有見及此,閒置了達20年,10年前被港府列為「十項重大基建工程」之一的落馬洲河套區有突破發展。特區政府與深圳市政府簽署合作備忘錄,深圳確認河套區土地業權屬特區政府,雙方會在87公頃河套區發展「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由香港科技園公司管理,使用本港法律。園區將發展機械人技術、生物醫藥、智慧城市及金融科技四大領域,估計可創造約4萬職位。 據知,新園區的發展主要有四大領域,包括機械人技術、生物醫藥、智慧城市及金融科技,而科學園已累積大批相關公司。由於近年初創科技企業成為熱門議題,加上深圳擁有大量硬件製造商,有利香港作為駐點,吸引有意進入內地的東南亞、海外初創企業及人才。

爭議 解決爭議 調解 醫療

調解化解醫療糾紛

現代醫療服務由於客戶期望日高、程序複雜、失誤難料,加上最重要的溝通不足問題,投訴及索償在所難免。運用調解技巧如積極聆聽、易地而處、認知確認、說話用語、歸納總結、安撫情緒、重塑技巧,以及找出共識和共同利益等,可消弭客戶與醫護人員之間不少矛盾,重建彼此間的信任和融洽關係。 遇有嚴重失誤事故,訴諸對抗式訴訟會延誤和解工作,並帶來非贏即輸的局面。在訴諸訴訟前應用調解程序,可成為解決糾紛的另一途徑,並更能修補雙方破裂關係。為達到此目的,應設立妥善的調解制度,處理嚴重醫療糾紛,並向醫療專業和醫療彌償界推廣使用調解機制。與此同時,也應加強公眾對這些制度及其成效的認識。相反,若處理失當,往往演變成惡性事件,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